我是碳排放管理员每年帮企业管理上亿资产 新职
更新时间: 2021-10-14

  一个月前,全国碳交易市场在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顺利开市,这项从10年前就开始在地方展开试点的碳排放权交易工作,终于走向前台。

  时代车轮滚滚向前。碳排放交易市场这项制度创新在助力中国实现“双碳”承诺的同时,一个新职业也在这个过程中被给予了更多关注——碳排放管理员。

  十年前,碳排放权交易地方试点启动的第一年,胡永飞就跟随所在企业一起站到了碳排放管理的潮头。“薪资不高”、“行业不愠不火、无人问津”,胡永飞这么形容当时的行业状况。而对比现在,则是“招更多人,更多预算”,“每天忙得不可开交”。

  他所在的龙源(北京)碳资产管理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源碳资产”)的母公司是龙源电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隶属于原国电和原神华于2017年重组而成的国家能源集团。据了解,除了发电厂,国家能源集团当前已经将化工、运输、煤炭板块纳入碳排放管理范畴,这意味着集团下近300家基层企业都有碳排放管理需求,这里面蕴含着每年上亿的资产。

  在龙源碳资产以外,也可以看到相关企业正在前赴后继加入碳排放管理的大潮,除了社会效益,他们看上的还有经济效益,这是个双赢的好生意。具体这本账怎么算,以下是碳排放管理员胡永飞自述,略经钛媒体App编辑:

  我是龙源碳资产的碳排放管理员,说起入行,还得追溯到10年前我刚从西安交通大学热能工程系毕业。

  按照正常的工作方向,热能工程专业毕业去向多为省电力设计院、央企研究院等设计单位,或者去锅炉厂、汽轮机厂等一线技术岗位。然而我最终选择了位于天津渤海湾的一家央企下属科技单位,从事碳排放、节能管理等相关工作。

  当前碳排放管理员已经是国家认可的新职业,但2011年研究生毕业时,国内刚刚开始开展碳排放权交易地方试点,我所在的节能减排研究所也是公司刚刚成立的低碳部门。

  那时候我们部门的工作较为轻松,工作量不大。碳排放管理行业整体不温不火、甚至可以说是无人问津,更别说被热捧了。

  我当时也有怀疑,毕竟男怕入错行嘛,当时觉得一个行业选错了,想要有大的职业发展机会不多。但当时领导并不这样想,他很看好低碳业务的发展,后来我也想通了,认真做事,在任何行业做到顶尖,都可以实现人生价值。

  2018年我选择到北京工作,入职龙源碳资产,该公司自成立之初深耕低碳环保产业,CDM时期创下多项国内第一,收益远超同时期其他竞争对手。经历多年发展,国家逐步出台了一系列政策,节能减排理念慢慢得到加强。当初很少有人会想到,短短几年后的今天,低碳行业会迎来蓬勃发展,公司近年来业务量大增,对人才需求也相应提升,炼化一体化项目铂金催化剂采购策略部门现在近30余人,相较于两年前人员数量翻倍增长。

  公司每年都会招一些应届毕业生,现在进来的应届毕业生大部分都是名校硕士以上,比如清华大学、西安交通大学、武汉大学,同时有众多诸如英国曼彻斯特、帝国理工留学归来的毕业生。由于是大型央企,薪资待遇在同类别应届生中处在中上水平,我们部门在做碳排放管理、交易的同时,也做一些前沿科技类项目的研究。

  龙源碳资产的母公司是龙源电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隶属于原国电和原神华于2017年重组而成的国家能源集团。国家能源集团是当前我国最大的火力发电集团,立足建设成为世界一流能源集团。如果大家关注前段时间正式开市的全国碳交易市场就会发现,目前全国碳交易市场仅包含发电行业,国家能源集团作为中国最大的火力发电主体是全国碳交易市场的重要参与者,需要指出的是,全国碳交易市场的首单交易,也是我们龙源碳资产公司团队抢单达成的。

  国家能源集团旗下的火力发电厂有100多家,随着全国碳交易市场开市,龙源碳资产作为国家能源集团内部专业化服务公司,不仅要核算各个电厂的碳排放量,还要帮助他们开展碳交易,以及组织碳排放相关的培训工作等。

  得益于全国电力碳交易市场的开启,我们现在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可以说是火出天际了。

  从工作量来说的线多家电厂的碳排放核算。特别是在全国碳交易市场开市前的那段时间,我们一直在赶工。因为国家文件要求,4月30日要完成所有发电厂的碳排放核算以及数据填报工作。

  集团下属企业分布在全国各地,所以我们的碳排放管理员也是全国各地出差。一般每家电厂至少停留1-2天方能全部完工。出差前要提前规划、沟通行程,现场完成数据收集、整理、核算和数据提交,在火电企业碳盘查期间,我们部门所有员工基本是整月整月在外面的。

  碳排放量的核算是有技巧的,我们一般去一个电厂之前,就会发送资料清单让他们事先把各各项数据资料、原始台账等都准备好,比如煤炭消耗量、燃煤低位发热值、碳元素含量、供电量、供热量等等。过去汽车等移动源排放、天然气使用量、食堂消耗等这些都要算,然而按照最新的核算指南,这些非机组层面的排放已经不需要再核算了。

  我们集团的碳排放管理制度是在2018年完善起来的。那一年,公司一行5人驻扎在某电厂实习,耗时一个月,在熟悉具体工艺流程、掌握数据报送逻辑的基础上,针对该厂建立了一套碳排放管理制度模板并在集团内推行。该制度规定了数据的责任部门,工作要求、工作流程、上报内容和质量控制程序等。所以国家能源集团下属电厂的碳排放数据统计报送工作在流程上已经相当成熟。

  之前,我们是每年收集一次数据,有时候年底才发现数据质量问题。现在集团建设了碳资产管理信息系统,每日、每月电厂只要把一些数据报上去,后台就能自动算出碳排放量等信息,可以实现排放数据的实时跟踪。

  但这也并不代表电厂能把每项数据完完整整地提交上来,我们对于漏报、误报数据要做专业的分析并指导修正。

  这些排放数据最终是要接受政府委派的第三方(核查机构)确认的。当前全国碳交易注册登记系统在湖北,交易系统在上海,同时还有排污许可平台用于企业填报基础数据,后台自动计算出排放量及配额;注册登记系统用于发放配额和企业清缴履约;而交易系统是企业开展碳交易的场所,这三个平台数据联通。我们为企业电厂核算的数据被确认后要上传到这些平台上。

  我们国家有专门的文件规定不同指标的检测规范。如果不按照标准要求,极有可能之前核定的数据不会被核查机构采纳,导致排放量出现较大偏差。出现这种偏差的原因很多,但对于碳排放管理员来说,是一种压力,当然同时也是一种动力。优秀的碳排放管理员不仅计算准确,而且在配合核查机构确认数据时能够凭借自己的专业知识论证排放数据的合理性和准确性,从而使得企业报送的初始排放报告与最终核查报告偏差不大,这种情况对碳排放管理员也是一种能力上的肯定。

  当然了,我们也并不仅仅对企业碳排放量开展核算,还会对企业提出碳排放管理的相关建议,告诉他们如何有效降低碳排放。对这部分内容,就会用到一些专业的知识,如果对发电厂的热能消耗、工艺原理等基本知识不了解的话,很难找到问题的关键,更别说给出有效的建议了。

  我们这个岗位综合性较强,国内高校还没有碳核算相关专业,目前招聘的毕业生专业种类很多,有学热能工程、化工专业的 ,有学经济贸易,还有环境工程的等等,有志于在本行业发展的同事,不用拘泥于专业限制,但不管哪个专业,都需要先经过1-2年的培养才能具备独立承担项目的能力,否则是无法直接上岗的。

  这个专业的前景还是很好的,甚至有专业人士把该专业形容为继房地产、IT行业后的第三波经济增长点。碳排放管理员这个岗位目前是进入的好时机。选对行业可以少走弯路,选择有时候确实比努力重要,业界普遍认为低碳行业至少10~15年都会处在上升期阶段。

  现在市场上,除了我们集团在做碳排放管理,一大批金融机构、民营企业、创业公司等也看到了这里面的机会,纷纷踏足碳排放管理行业。

  我比较看好的是CCER(中国核证自愿减排量,即通过实施项目削减温室气体而获得的减排凭证)。

  风电光伏等新能源发电项目不排放,可将相对于火力发电减少的碳排放量在碳市场上交易产生正收益。这相当于是为企业谋收益的事情,如果说重点碳排放企业参与碳交易是努力少花钱,而CCER项目就是完全的多挣钱,未来前景可期。

  国家会给每个控排企业发放碳排放配额,如果某火电厂某年的排放配额是100万吨,但该厂只排放了90万吨,这样就有10万吨可以卖,按近期每吨50元左右的碳价算,就是500万元的收益。

  至于国家分发给你的是90万吨的配额还是100万吨的配额,这个是根据配额分配方法计算的。根据企业生产情况,通过发电量、供热量以及结合一些修正系数计算出的。

  火电企业配额分配方案中有一个基准值的概念,比如说基准值为0.8t/MWh,代表火电厂每供给一兆瓦时(1000度)的电,国家允许排放0.8吨的二氧化碳。

  这个值可以说是跟碳排放配额挂钩的,企业实际排放数据低于这个值,电厂的碳排放配额就会有盈余,盈余部分可以拿到全国碳市场去卖,高于这个值,电厂就要通过节能减排或者从碳市场购买相应配额。

  当时为了确定这个基准值,主要大型发电集团参与配额试算工作,历经很长时间才最终确定下基准值数据,因为该数据多一点或者少一点对企业的影响都是巨大的,这是由于火电企业每年发电量基本都是以几十亿度来计的。

  一个火电厂如果一年10亿度的供电量,那碳排放量就是80万吨。如果你现在是0.85t/MWh,那碳排放量就是85万吨,中间差这5万吨的碳排放量,要从市场去买的线万元。这个金额对当前并不太景气的火力发电厂压力是很大的。

  当然最近一些节能设备也很火,为什么呢,因为用了节能设备之后,别人供电排放强度为0.8t/MWh,而你们家为0.75t/MWh,按照10亿度电计算,就是减排了5万吨二氧化碳,这就是250万元的效益。

  而对于减排项目,尤其对于气候变暖潜值(GWP)较高的其他温室气体减排项目,其收益更为可观。比如某废水厌氧处理装置可以年回收CH4 约2万吨左右,CH4气体的GWP值为21(代表1吨CH4的温室气体效果约等同于21吨CO2),因此减排2万吨CH4约折合42万吨二氧化碳当量,这样的减排效果开发成功的线元/吨的价格出售,每年可为企业获利近420万元,而且减排项目的计入期不是一年,如果选择十年的话,则在减排量变化不大的情况下该项目可获利4200万元。

  此外,集团响应国家双碳号召,除了电力板块之外,集团已将化工、运输、煤炭板块纳入碳排放管理范畴,这几类企业也有100多家,加上100多个火电厂,一共有近300家基层企业有碳排放管理的需求。我们以后的工作会更加繁忙,同时要求我们的同事更加全面。(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 秦聪慧)